是顾北哦

蓝桥春雪君归日,秦岭秋风我去时。

【all叶】反玛丽苏计划5.0正在运行中

#前文戳tag或合集

#会ooc,受不了左上角(别问我为什么今天这么暴躁)

#爽文流

1.

宫若寒似乎注意到了叶修在开小差,转头蹭了过去,小声说:“你要听课的,不然考试考不好被强制退学任务就失败了,你又得(děi)重头再来。”

叶修转过头来看着她,说:“你TM别逗我,我要刷好感做任务怼玛丽苏现在还要学习考试?”

“咳咳,没办法嘛,谁叫你的设定是个学生呢,加油,你原先可是年级数一数二的优等生,要是退步太多会被人怀疑的哦!”宫若寒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笑的开心。

“宫若寒,你来写一下讲台上的题目!”讲台上的老师忽然开口。

宫若寒瞬间就懵逼了,脑海中喻文州的声音缓缓响起:“你和前辈开小差被老师抓住了。”

wtf?那为什么点我不点他?这就是传说中的主角光环?

宫若寒有些尴尬的站了起来,在全班人的注目下从叶修座位旁钻到走道,然后一步一步的走上讲台。

宫若寒抬头把题目大概看了一遍,然后拿起粉笔,抬手九在黑板上“唰唰”的写了起来。

老师一边看她解题,一边对他们说:“你们也在下面用草稿纸解一下,等她解完我抽几个人的过程一起批改。”

叶修刚刚还在心里为宫若寒点蜡,在老师说完之后点蜡的对象就换成自己了。

叶修将求助的目光投向喻文州,很可惜,喻文州坐在他前面,没有感受到他火辣的目光,叶修彻底绝望了,只好认命去看题目,奇怪的是这些题他好像都会写。

“明明没学过啊……”叶修小小声的嘟囔,顺手就解题把过程和答案写到草稿本上,写着写着连他自己都震惊了。

叶修看着自己的草稿本上占了大半张纸的解题过程脑子里都是一团浆糊:“为什么会这么多?”

宫若寒的过程已经快写完了,为了让大家看清字写得不算小,但也密密麻麻的写满了整个黑板,叶修觉得自己密集恐惧症都要犯了。

这位以严格出名的老师的表情渐渐多云转晴,最后脸上的笑可以把一群人吓死。

“写的很好,下去吧。”老师满意的点了点头,“大家要向新同学学习啊!”

然后华丽丽的把要抽人批改这件事忘了。

学生上课讲话怎么办?

当然是选择原谅她啦!

2.

下课铃打响,上午的最后一节课结束了。

“接下来去干嘛?”叶修经历了一上午的摧残之后有气无力的转头问宫若寒。

“去吃午餐,然后回宿舍午休,下午两点在过教学楼这边上课,怎么了,忘了?”宫若寒偏了偏头,回答他。

“呃,可能是脑子被黄少天吵得有些乱了。”叶修抬起一只手,捂住头说。

“靠!叶修你什么意思,嫌我吵吗?有本事我俩打一架啊,输了你给梦蝶道歉!梦蝶你别生气,我说了让他给你道歉就一定会让他给你道歉的!怎么样叶修,你敢不敢啊?!不敢你就是懦夫!”还在收拾东西的黄少天听到这话立马就炸了,一遍狂喷垃圾话一边还不忘向冰梦蝶展示他的男性魅力。

“呃……打架就算了吧。不过,你会打荣耀吗?”当听到这个世界也有和那边一模一样的荣耀的时候叶修就开始手痒了,让宫若寒帮他把君莫笑的账号卡弄过来之后就一直想着什么时候找人来两把,刚好趁这个机会拿黄少天祭伞好了。

“荣耀?你会玩荣耀?可别是个新人吧?我在荣耀里可是大名鼎鼎的人物哦,人称‘剑圣’,你可别才玩几天就来挑战我啊,到时候把你虐的找不着北打击了你的自信心可别怪我哦!”

“哟!这么小看我啊!不如我俩打个赌怎么样?”叶修完全不在意的笑着说。

“好!你要是输了你就跟梦蝶道歉!”黄少天生气了,黄少天要闹了!

“也不知道他哪来的勇气挑战荣耀教科书……”旁边的宫若寒小声跟喻文州吐槽。

“可能,是梁○茹给的?”喻文州偏了偏头,笑着说。

“回去之后给他加训好了。”

“好。”^_^出现了!心脏笑!(划掉)

——————(可爱的分割线君)——————

小剧场:

叶修:宫妹子啊,当初你为什么选文州当哥的帮手呢?

宫若寒:呃……其实当初我在大眼和鱼队之间纠结了很久的。

叶修:那为什么最后选了文州呢?

宫若寒:呃……其实我有一点点的私心啦……

叶修:什么私心?

宫若寒:你真的想知道?

叶修:是的。

宫若寒:好吧……其实……我是个……庙粉……

叶修:……哦,这样啊……

喻文州:怎么了?前辈不想我来吗?^_^

叶修:没,我就随便问问哈,那啥,今天天气真好啊!

此时,外面暴雨肆虐。

叶修:……刚刚还是大晴天的……

宫若寒:(唱)爱就像蓝天白云,晴空万里,突然暴风雨~

是我的真实写照没错了,不愧是亲女儿。

这几天心态被气得有点崩,至于原因大家可以自己看图。
我是个萌新,文笔剧情各个方面都可能会有很多缺点,我希望大家能给我提出意见让我改正。
我想说的都在图里了,无论怎样这篇文章都是我用心写出来的,有不好的地方我会改正,但恕我不能接受这样的方法,可能是我真的有点玻璃心吧。
当时就被气得把LOFTER卸载了,差一点点就想着要不退圈算了,但是这几天又下了回来,我并不是没有骨气什么的,我只是想,LOFTER里还有那么多人喜欢我的文,我不必要为一个人的过激言论而辜负喜欢我的那么多人。
很抱歉,更新的文今晚上会放出来,这几天不声不响突然消失是我的错,所以我也会努力补偿大家的!
最后谢谢大家的支持,谢谢一直陪我一路走来的大家!
对话打了码,毕竟我也不在意那么多了,TA是谁我也打名字出来让大家烦心了。

【all叶】反玛丽苏计划4.0正在运行中

#前文戳tag
#正片下章开始
#可能会轻度ooc



妈耶我竟然做到了连更,快夸我,快夸我!



『一』



“前辈。”来人笑着说。

“文州?”叶修有些惊讶的挑了挑眉,转头看向宫若寒。

“看我干嘛?他是你们那边的人,不是书里的,别紧张啊!”宫若寒似乎感觉到了叶修疑惑的目光,悠悠道。

“前辈,怎么了?”喻文州的脸上挂着一贯的招牌笑容,看起来蜜汁心脏。

“咳,没事……那啥,若寒和你说了你来这边的目的了吧。”叶修微微有些心虚的偏了偏头,他还以为是小周来着,没想到……

“说了,但是前辈,如果我不想帮你呢?”

“嗯?为什么?”叶修不解。

就让他们喜欢那个女的,这样你在这个世界就只有我能依靠了。

当然,这话喻文州没有说出来,所以他只是笑了笑,摇了摇头:“没什么,我说笑的,前辈别当真啊。”

叶修挠了挠脑袋,软软的应了一声:“哦,那我们先讨论一下具体计划吧。”

宫若寒笑眯眯的看着喻文州。

哎呀,修罗场诶,真好吃!回去又有新素材了呢。

感觉,很多大佬啊……

叶修察觉到了宫若寒的异常,转头问:“若寒,怎么了?”

“唔……没事,先讨论计划吧。”说着,就朝他们这边走来。



『二』



等三人回到教室的时候已经快上课了。

叶修一进教室黄少天就叫了起来:“叶修你刚刚去干嘛了?该不会是听到我要来找你害怕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既然这样就赶快跟梦蝶道歉,这件事你哥哥我就不计较了,新同学你也是,离这个人远一点哦,如果被他欺负了你就来找黄少天哥哥我啊,我会保护你的。”

还在思考计划的宫若寒听到话题突然转变到她身上,迷茫了一秒:“啊?我……我知道了,谢谢少天,嗯……不介意我这样叫你吧?”

“不介意不介意不介意,对了你叫宫若寒对吗?那我以后就叫你若寒好了!”

“嗯,都可以啊!”宫若寒笑着说。

当然,后来黄少天真想穿越回来一掌把现在的自己拍到墙上,抠都抠不下来的那种。

叫什么若寒,叫宫姐懂吗?宫姐!

不过,那些都是后话了,让我们回到正题。

宫若寒一边和黄少天交谈,一边用意识和叶修交流:“你和他在我没来之前发生了什么?”

叶修三两句概括了一下之前他们三个人之间发生的事,宫若寒点点头,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

当然,黄少天觉得那个点头是宫若寒赞同他的说法的意思,根本没多想,完全没起疑。

对此宫若寒表示很满意:跟傻白甜聊天就是爽,除了话多了点各方面都轻松不少啊,不像和喻文州那种心脏聊天,贼累,也幸好两人不是敌对阵营,不然绝对是一场腥风血雨啊!(顾北:“看来你是忘了自己也是个心脏了呢。”宫若寒:“闭嘴!”)

此时,并不知道自己被吐槽的喻文州正和叶修一起坐在位置上看戏看得那叫一个开心。

“叮铃铃玲玲……”

这上课铃响得真是时候啊……

“诶,文州啊,你有没有发现这一个课间那个冰梦蝶都不在啊……”叶修用意识和喻文州讨论。

喻文州回忆了一下刚刚的情景,脸上挂着万年不变的笑容回应道:“确实,不过现在上课了,也应该要回来了。”

“唉,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叶修无语望天,这时候坐在窗边的好处就体现出来了,宫若寒还没回到位置上,望向窗外没有任何遮拦。

没攻略没技能没系统,还一上来就是炼狱级别……

这任务,真特么不是人做的……



————————————————————
嗨呀,三个心脏凑到一起了啊,让我们一起心疼冰同学三秒,然后哈哈大笑。

这里补一下设定,三个人可以用意识交流,当然也可以指定人单独聊天,就和QQ一样,可以两个人私聊,也可以三个人有个讨论组,可以自己筛选信息,不想让别人知道的自己的想法就不会发出去,别人也就不会知道。

在这里撒娇打滚求评论,顺便欢迎各位小可爱参与150fo点梗,戳头像第二篇文在下面评论就好啦!

顺便提一句,我改名字了哦,原先的名字是洛羽澈,现在叫顾北,记住哦,千万别找不到人啦!

【all叶】反玛丽苏计划3.0正在运行中

#前文戳tag
#前期轻度ooc
#爽文流



日更?呵,不可能的。



『一』



冰梦蝶似乎有些慌乱的说:“宫姐姐,你没事吧?怎么哭了?”

宫若寒一脸迷茫的抬起头:“哈?我没哭啊。”

冰梦蝶懵了:“那宫姐姐为什么无事捂脸呢?”

宫若寒终于忍不住低低的笑了出来:“姑娘,你真的不觉得你这样子很像打翻了一桶七彩的油漆在身上吗?”

冰梦蝶整个人都不好了,强忍着怒意,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眼中含泪,哀哀的说:“宫姐姐,你为什么要这样说?是我哪里让你不开心了吗?还是我哪里做错了?”

宫若寒无所谓的笑了笑:“别这样叫我,我可受不起。”

冰梦蝶咬了咬嘴唇,抬头就大声说了出来:“宫小姐,梦蝶今日与你第一次见面,还是不要结仇的好!不然以后也不好相处,都是同学,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众人立刻被她的喊声吸引了过来,宫若寒立马戏精上身,似乎有些害怕的微微往后退了一些,整个人都靠在椅子背上,眼睛里水光流转,眼泪好像下一秒就会掉下来,看起来就像是宫若寒被冰梦蝶欺负了。

冰梦蝶彻底懵了,这剧情不对啊!

本来冰梦蝶的目的是吸引同学们让大家看到她被宫若寒欺负,然后艹柔弱温柔善良人设刷一波好感,顺便把宫若寒在众人心中的好感度往下拉一把,一举两得一石二鸟一箭双雕,结果本来完美的计划生生被宫若寒突如其来的戏精上身给完美的破坏了。

现在呢,结果变成了冰梦蝶想要拉拢宫若寒,宫若寒拒绝了她,于是就被她威胁了。
于是,结果就与冰梦蝶的设想完全反了,现在变成宫若寒艹了人设刷了好感,而冰梦蝶的好感直接掉了一大截。

听着众人叽叽喳喳的讨论,全是一边倒的偏向宫若寒。

叶修极其愉悦的围观两个戏精飙戏,看到冰梦蝶吃瘪的时候,叶修的心情简直好到了一个极点。

一个字,

爽!



『二』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课,宫若寒立刻把叶修拖出了教室。

叶修还是一副慵懒的样子,脸上挂着的笑容看起来特嘲讽:“怎么了?”

“我现在先和你说一声,我给你找了一个帮手,他会协助你完成任务,还有,你的任务是破坏冰梦蝶的玛丽苏主角光环!”

“怎么破坏?”谈到正事,叶修的神情终于稍微正经了起来。

“两种办法,第一种,是把冰梦蝶在别人心中的好感度全部降为负数,第二种,是让原本联盟里的人对你的好感度达到100,就会让他们变回你那个世界的人,而不是一本玛丽苏小说里的人。”宫若寒一脸的严肃,“我帮你选择了第二种方法,第一种方法基本上只在理论中出现,因为不可能让所有人都彻彻底底的讨厌她。”

“那只有联盟的人恢复正常,其他的人不还是会被她的玛丽苏主角光环影响?”叶修不解的问。

“不,玛丽苏小说最重要的定律就是身边的美男几乎都会爱上女主,只要你在她刷满联盟众人的好感度之前把好感度刷满,就算打破了这个定律,那么她的玛丽苏主角光环在这个世界的影响就会慢慢瓦解,并且我上网看过了,虽然喜欢她的人很多,但也有一小部分人讨厌她,而这一小部分人,就是推动瓦解进度的关键。”

“也就是说只要把他们的好感度刷满就可以破坏她的玛丽苏主角光环?”

“对,当然你需要创造出各种各样的机会让那一小部分不喜欢冰梦蝶的人抓住她的把柄,那一小部分人抓到的把柄越多,玛丽苏主角光环的影响就会崩溃得越快,至于怎么创造机会……你可以参考一下我刚刚的做法,尽量选择既能让他们抓住把柄又能拉低她在众人心中好感度的方法。”

“我……尽量吧……”叶修有点绝望。

苏沐秋死的时候他没有绝望,

被赶出嘉世身无分文的时候他没有绝望,

可现在,他真的快要崩溃了。

叶修忽然想起来之前宫若寒说过的一件很重要的事:“对了,你说的那个帮手是?”

“嗯?”宫若寒之前似乎在神游天际,听到他的话,回头看了看四周,突然向一个方向抬了抬头,“诺,这不是来了?”

叶修顺着宫若寒所说的方向看去,一个人影缓缓映入他的眼帘。

“前辈。”那个人笑着说。


————————————————————
来来来大家猜一下帮手是谁
无奖竞猜,猜对没奖

根据某个小可爱的意见改了一下排版,这样看起来应该会没有看一大段字那么累

顺便提一句,卧槽前面宫姐那段理论差点把我的小爪爪打废,现在我可爱的大脑已经死机了,如果有看不懂的可以评论区提问。

欢迎各位小可爱捉虫哦~

【all叶】反玛丽苏计划2.0正在运行中

#前文戳tag
#开头部分可能会严重ooc,后面会好些


私心在文前说一下,本来说今早更文的,后来起晚了,烧已经退了,现在在家休息,顺便码码字,很感谢大家的关心和理解!



一、



三人的动静似乎大了点,不少人看着他们,一边指指点点一边小声议论着什么。
叶修依旧一脸无所谓,黄少天被他气得七窍生烟:“叶修你什么意思!你这态度是要干嘛?你没听见我问你话吗?你推了梦蝶你还有理了?马上说明理由然后给梦蝶道歉!”
“我真没推她,我推她干嘛?闲得没事干吗?”叶修嘴里含着糖,含糊不清的说。
“你……”“叮铃铃玲玲……”黄少天还想发作,上课铃忽然响起:“这次先放过你,等下课我再过来找你!”
这时候,冰梦蝶轻轻地扯了扯黄少天的衣角,抽抽搭搭的说:“少天哥哥,我没事,你也不要为难叶修哥哥了,他一定不是故意的。”
“梦蝶,你就是太善良了,是他推的你,不是你的错!”
“已经上课了,两位还不回座位上吗?还有,谁是你哥哥?”
“叶修你!”黄少天听到这话直接炸了。
“那边那三位同学是什么回事?”老师走进教室,伸手推了推眼镜,问道。
“老师,我们没事啊……呵呵……没事啊……”黄少天秒怂。
“那怎么还不回座位?”镜片下闪着凌厉的光芒。
“回,回……马上回……”黄少天灰溜溜的遛回了自己座位上。
冰梦蝶狠狠地瞪了叶修一眼,眼里满满都是不甘,忽然想起来这是在教室,瞬间又换上了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迈着优雅的步伐走回了座位上。
叶修看着她一步三扭的模样,好不容易才忍住笑出声来,但嘴角还是扬起一个弧度。
喻文州将一切尽收眼底,目光在叶修身上停留片刻,随后缓缓移回自己的同桌,黄少天身上。
“原来是这样吗?呵,有意思。”



二、



“今天,我们班要来一位新同学。”老师环视了一下教室,缓缓开口说道。
“新同学啊!不知道是男的还是女的?”
“我希望是个帅哥!”
“我的话……还是希望来个女孩子吧,我们班男女比例严重失调,男生太多了!”
下面的学生叽叽喳喳的议论着。
叶修听着他们的讨论声,有些怜悯他们。
来的人,是个女魔头啊,可怜的孩子们……



一个女生在众人的讨论声中走入教室,站在讲台上,微笑着说:“大家好,我是宫若寒,很高兴认识大家!希望能和大家成为朋友!”
老师点了点头:“那么按照我们的惯例,这节课不上课,给大家熟悉新同学和校园生活,声音不要太大!那若寒,你就坐在……叶修旁边吧,在第四组第三排靠窗的那个位置。”
宫若寒笑了笑:“谢谢老师。”



三、



“新同学,玩得开心吗?”叶修似笑非笑的看向宫若寒。
本来只是一句玩笑话,结果宫若寒很认真的回答他:“很开心啊,我好久没有到下面来了!”
叶修愣了愣,笑着摇了摇头。
“哦,对了……”宫若寒刚想说话,忽然被人打断了。
“新同学你好,我叫冰梦蝶。”冰梦蝶一开口,全场的灯光都集中在她身上,照得她七彩的长发好像在反光一般,让人不敢直视,七彩的瞳孔闪着光芒,整个人宛若带了舞会彩球的克利切的手电筒*①,教室里的音箱忽然开始播放一首优美的华尔兹,她带着淡淡的笑容,宛若含笑九泉的老人家【划掉】天使降临这世间。
宫若寒抬头呆呆的望了她片刻,然后伸手捂住脸。
冰梦蝶很得意,她以为宫若寒是因她的美貌而自卑了。
她承认,她会过来找宫若寒搭话是因为嫉妒,嫉妒她长得好看,所以看到宫若寒捂脸,冰梦蝶确实很开心。
然而事实上,宫若寒捂脸是因为她怕自己会忍不住笑出声来,肩膀一耸一耸的,憋笑憋的好辛苦啊。
叶修拍了拍宫若寒的肩膀表示安慰。
他不也是这么忍过来的吗?



注:①带了舞会彩球的克利切的手电筒来自第五人格,里面的人物克利切携带了舞会彩球以后,手电筒照出来的光是彩色的,非常辣眼睛

【all叶】反玛丽苏计划1.0正在运行中

一、



“喂,我问你呢,你为什么要骂梦蝶,蝶儿那么善良,你怎么狠得下心来balabalabalabalabalabala……”
叶修一脸无语的看着黄少天在那里义正言辞的指责他,身后还护着一个眼泪涟涟的妹子。
“我真没骂她……”叶修等他说够了才开口辩解。
“你没骂她?你没骂蝶儿,蝶儿怎么会哭得这么伤心,你不要撒谎了,这么好的女孩子啊,你真是禽兽不如!!!”黄少天满脸的气愤。
叶修索性不说话了……



反正说了也没用。



二、



这一切的起因,是这样的:



『荣耀职业选手群』
沐雨橙风:[分享]全职第一公主殿下 

(小声bb:其实可以点进去)

沐雨橙风:看之前准备好垃圾袋,我怕你们会吐

百花缭乱:开屏竟然不是黄少在那里bb?

夜雨声烦:张佳乐你怎么不去死,jjc走起,pkpkpkpkpkpkpkpkpkpk啊!还有苏妹子这是怎么了?你不像是会说这种话的人啊?

沐雨橙风:你们看了就知道了

索克萨尔:看了一半看不下去了[心情复杂]

沐雨橙风:怎么样,是不是很恶心

索克萨尔:确实,剧情狗血,错字一堆,人物还重度ooc

索克萨尔:@君莫笑

百花缭乱:这小说的名字有点眼熟啊

百花缭乱:这个不是最近朋友圈一直在刷的那本玛丽苏小说吗?!

寒烟柔:看完了[心情复杂]

寒烟柔:终于知道为什么沐沐会生气了

君莫笑:呵呵

夜雨声烦:老叶,这些都是假的,你千万别信,我的眼里都是心里都是全部都是你啊

一枪穿云:前辈,假的,喜欢你

无浪:队长的意思是这本书里写的是假的,他喜欢你,顺便我也是

一叶之秋:我去,这谁写的?@君莫笑 你别信啊,我才没有喜欢那个女的!

百花缭乱:不喜欢那个女的+1

索克萨尔: +2

夜雨声烦:+3

再睡一夏:+10086

百花缭乱:哟,大孙也看了?

再睡一夏:嗯

百花缭乱:有何感想

再睡一夏:……

君莫笑:我知道啊,你们跟我说干嘛?

风城烟雨:爱上一个直男的悲哀

……



三、



叶修睡醒之后发现自己浑身都被白光笼罩着,前面有一个小姑娘笑眯眯的看着他。
“你谁?”叶修问。
“我?我叫宫若寒,我来自上一个位面。”姑娘笑眯眯的答。
“那这里是哪?”叶修又问。
“这里?这里是我短暂创造出来的空间。”宫若寒依旧笑眯眯的说。
“你要我做什么?”
“我要你拯救这本小说!”宫若寒说着,凭空抽出来一本书,上面用炫目的字体明明白白的写着《全职第一公主殿下》。
“……这不是那本玛丽苏小说吗?”叶修无语了一阵。
“对啊,可它本来不是这样的。”它本来是本【all叶】同人的。
“那它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因为有上一个位面的人插手了,变成了冰梦蝶这个角色并且强行加入了这本书,用特殊的方法改变了它的故事。”
“上一个位面?”
“就是你们俗称的神。”
“哦……你要我去和神斗?”
“哎呀,我会和你一起去,帮助你完成反玛丽苏计划的。”
“反玛丽苏计划?”
“对啊!”
“我想回去……”
“任务完成了就放你回去,还会给你奖励哦,你一定喜欢!”
“行……吧……”



于是,就出现了开头那一幕……

来,diss一下孟小姐

认识孟小姐是因为《陈情令》,温情的定妆照发出来的时候我差点吐在屏幕上,后来去搜了一下,嗯,整容脸,带资进组,强行加戏,强拆忘羡,强行洗白,把温情这个角色彻底毁了,我魔道里最爱的四名角色是阿瑶、辣鸡洋、江晚吟和温情,后来我看了一下剧本,呵,得嘛,晚吟对你一见钟情,此生非你不娶,辣鸡洋穿越回几十年前调戏你,又一看,好嘛,汪叽羡羡金子轩晓星尘宋岚都喜欢她也就算了,大梵山上的推理从羡羡一个人推到有温情助攻,江澄恨羡羡是因为温情喜欢羡羡,阴虎符是温情祖传(或温情祖传材料做的),屠戮玄武洞里是温情救绵绵、温情陪羡羡,甚至在很多地方如丢枇杷,除水行渊,云深不知处求学等很多没有温情出现的地方温情出现了,并且代替了蓝忘机的位置,也亏剧组改得出来。
嗯,其实网传剧情是这样的:
温情陪魏无羡去云深不知处求学,又情定屠戮玄武洞,
后来却因射日之征而阴阳相隔,
十三年后,魏无羡被献舍,
两人相遇再续前缘,并一同解决了义城等诸多危机。
这段过程中,蓝忘机江澄薛洋晓星尘宋岚金子轩都爱上了她,
但后来都被她和魏无羡的真挚感情所感动,成全了他们。
尤其要点一下的是金子轩和绵绵(即罗青羊),
金子轩对温情说虽然他们不能在一起,
但是他承诺会照顾温情的好朋友江厌离一辈子。
至于绵绵吗……
绵绵想要勾走魏无羡,
可是两人情比金坚,
绵绵只好不再插足他们的爱情。
虽然只是网传剧情,但大概也是八九不离十了,
总之,最后的结局确实是羡羡去找温情了。
对于这剧情……
我TM呵呵呵呵呵了,轩离夫妇暂且不说,绵绵那么温柔的一个女孩子被你改成恶毒女配,我还能说什么。
你带资进组就算了,演谁不好非要演温情,心这么脏,怎演的出她的万分之一,你又怎么能玷污她的矜傲,她的温柔,依我看来,你也只配演那王灵娇了。
不行,那样更恶心,想想啊,王灵娇和羡羡在一起,还有那么多人喜欢她,呕不,我真的会吐。
你们没看错我就是在人身攻击,点名道姓的人身攻击,孟小姐的粉丝可以随便骂,顺便提一下,这是我个人的看法,一切骂人的话全部都冲我一个人来,与魔道祖师粉丝的素质没有任何关系,谢谢。
——by洛羽澈
占tag致歉

【凹凸全员】恋语

❀主cp有:嘉→金←瑞、安雷、卡埃、银幻、佩帕、凯柠
❀建议bgm《恋语》
❀《我真的超级喜欢你》在码第二章了,要么今天发,要么清明放假再发
❀短篇糖,甜腻了!
❀不说了,养野男人去了。

Ready?
Go!

一阵清风穿过凹凸大学,吹动校园大道旁的香樟树叶,吹散了斑驳的阳光。
安迷修看着雷狮望着路边的烤串发呆,紫色的眼眸闪闪发光,无奈的叹了口气,牵起雷狮的手,向烧烤摊走去。
“这是最后一次了。”
“啧啧,口嫌体正直的傻○骑士啊……”

金抓着笔,烦躁的抓了抓头发:“格瑞,这题怎么做啊?”
银发少年抬头望向他,看了看题目,正准备教他,一个声音打断了他们两。
“这都不会,真是渣渣。”少年耀眼的金发在阳光下闪烁。
“嘉德罗斯?你怎么来了?”
“当然是因为你这个渣渣!”
“因为你。”

“呼……呼……抱歉,让你久等了……”拥有着巨大呆毛的黑发男孩气喘吁吁的跑过来,朝着绿色衣服的男孩笑了笑。
卡米尔把围巾稍微往上拉了一点,遮住绯红的脸,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静:“没事,我们走吧。”
“好!我要吃……芒果慕斯!”
“嗯。”

紫堂幻手里抱着两本书在图书馆门口张望着:“还没来吗?”
“幻。”
“银爵,你来了!”紫堂幻的脸上绽放出明媚的笑容。
皮肤略偏黑的男子愣了愣,报以淡淡的微笑:“嗯,来了。今天中午想吃什么?”
“我?我无所谓的,只要是和你一起就好了!”
“嗯,那走吧。”

“帕洛斯,待会儿吃啥?”佩利傻乎乎的望着帕洛斯,呆呆的模样就像一只活脱脱的大金毛。
“吃吃吃,一天到晚除了打架就是吃。”帕洛斯有些无奈的揉了揉佩利的头。
“谁说的,我还知道帕洛斯啊!”佩利不服气的说。
帕洛斯愣了愣,笑了:“吃烤肉吧。”
“烤肉?好啊!”
“走啦,蠢狗。”

“圣女大人,你怎么这么慢啊?”黑色长发的女孩笑着对安莉洁说。
安莉洁有点懵的看了凯莉一眼:“啊?我们才下课啊。”
“啧,真是服了你了。”凯莉抽出一颗棒棒糖,剥开包装,塞到嘴里,“去食堂吗?”
“啊?占卜的结果告诉我,我今天不能去食堂,我得出去吃,还要和我喜欢的人一起吃。可是,我喜欢的人是……”
“哎呀,就是本小姐嘛,走啦走啦!”
“诶?哦。”